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军事直击

与特朗普的经济持久战 中国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是什么?

2019-06-10 14:28东合世界编辑:admin人气:


“至少有其他两个组织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力大于白宫——美联储和中国共产党。特朗普不能直接控制它们中的任意一个。”

这一直白的分析出自西方最资深、最严谨的金融专家之一、彭博社高级编辑和英国《金融时报》前首席评论员约翰·奥瑟斯(John Authers)。这段话概括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所面临的经济和政治问题。如下文所示,它还概述了中美各自在贸易战中的相对优势,点明了美国政府攻击中国的策略,断言了唯一可以防止特朗普政府实现其阻挠中国发展目标的政策。

约翰·奥瑟斯对美国金融市场和政策的分析,有力地印证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在于都县的重要讲话——中国必须自力更生,应对美国政府阻止中国实现繁荣和民族复兴的企图。

在中美这场贸易/经济战争中,中国自身的处境固然是最重要的,但中国能否准确预判美国下一步所采取的行动也很重要。这就引出了本文的主题——为何特朗普政府拒绝接受与中国的“双赢”关系,以及特朗普政府选择“双输”逻辑的必然结果是什么。

 

这样的分析反过来表明,中国将中美贸易战与“长征”或“持久战”做对比,不是简简单单运用修辞学的隐喻或是仅仅体现对于中国共产党历史传统的继承,而是为我们理解当前形势提供了准确的框架。

当然,区别在于,这是一场经济战争,而非军事战争。因此,斗争武器也有所不同。这就有必要分析美国最敏感的痛点是什么,中国最具杀伤力的武器是什么。反之,对美国经济形势的考察,可以充分印证对中国所面临形势的分析,以及中国不同社会阶层对当前中美摩擦的反应。

中国“示弱”能换来怜悯吗?

就中美贸易战中国方面的反应而言,人大重阳研金融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就中国不同社会阶层对特朗普政府“经济侵略”的反应,进行了极为正确的分析。王文在其题为《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文章中指出:“绝大多数普通民众都高度拥护国家对美国霸凌主义行径的反制政策,当下的恐美情绪主要存在于部分社会精英层中。

比如,在微信、微博、新媒体及坊间、饭局中,常常会出现一些言论、段子、漫画、数据甚至一些传言、谣言,论证中国反击措施的无理,歪曲中国斗而不破的立场,描述中国正在恶化的现状,勾勒中国终将失败的未来。还有一些人片面采用一些数据与事例,夸大美国经济增长的强劲,美化美国资本市场的稳健,虚构美国与国际盟友们的团结,编造美国社会精英的友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表现以及操纵特朗普政府的各种势力的所作所为,从外部充分印证了王文对中国国内形势的分析——中国任何寄希望美国“怜悯”的示弱,都只会换来美国加大对中国的攻击。

特朗普的软肋——选举和金融

任何对美国形势的分析,都不能忽视特朗普面临的最重要的日子——2020年11月3日(下一届美国总统大选日)。确保连任是他的至高目标,并因此决定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为此,三个时间框架至关重要。

1.金融市场事件的影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在某些情况下是分钟/小时,几乎总是在几天到几个月内产生强烈影响。

2.2019年到2020年美国经济增长将放缓,这必然是影响特朗普2020年连任的负面因素。经济增长放缓会与美国消费税政策产生的不利影响相互作用,导致诸如消费品价格上涨和农产品价格下跌。(我的新书《别误读中国经济》详细分析了2019-2020年美国经济放缓的原因)

3.试图通过强迫或者忽悠中国放弃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从而减缓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速。这也会导致中国的经济活力在中短期内减弱,从而降低中国对他国的吸引力,以此削弱中国在贸易战中与他别国的同盟关系。

这三个时间框架印证了一个基本事实——尽管中国与大多数国家,甚至与一些美国前总统,都可以建立双赢关系,但特朗普政府是个例外。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已经用事实承认,其政策给美国经济施加的痛苦将会让美国成为输家,而他们现在所作的只是试图努力确保中国比美国输得更多。

特朗普政府最近宣布向美国农民提供160亿美元援助的计划,以补偿他们因美中关税战升级所遭受的损失。但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识到,美国农民的救济金是由其他美国纳税人买单。正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有人认为墨西哥应该支付隔离墙费用,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有人觉得中国应该支付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拯救美国农民的计划。当然,这两种说法都不是真的。”

特朗普在白宫办公室接见美国农民代表(图片来源:IC photo)

特朗普在白宫办公室接见美国农民代表(图片来源:IC photo)

来自权威的西方经济研究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该机构与中国并无联系)的数据显示,特朗普关税影响更多的是美国民众:“中国制造业降低了美国消费品价格,抑制通货膨胀,让美国消费者的钱包更充裕……与中国的贸易可令美国家庭一年节省850美元。”考虑到对全球经济,包括美国盟友们的负面影响,彭博社等机构估计,如果中美打一整年的贸易战,全球经济的损失将高达6000亿美元。

除了这些关税影响外,特朗普政府同样关注来自消费者的抵制,或针对企业的限制对美国公司造成的影响,这种负面影响将会等同于美国政府施加给华为的伤害。

比如,《金融时报》指出,美国对华为实施制裁的直接目标不是简单地或主要地停止芯片和软件的供应,而是要摧毁华为产品在西方的消费市场,因为西方消费者希望保证能够获得谷歌产品的后续服务:“谷歌(Google)上周决定停止将其安卓(Android)操作系统出售给华为用于新手机,这在中国掀不起大浪,华为应该能够说服国内买家切换到其在开发的操作系统。”但在国际市场上,消费者更倾向于安卓系统。

独立分析师温莎(Richard Windsor)估计,失去谷歌生态系统“很可能会使华为失去中国境外市场的全部智能手机出货量。”但《金融时报》同时指出,中国消费者的报复将对美国最重要且最具品牌价值的公司之一——苹果造成毁灭性的财务影响:“北京有报复的余地。其可以使用的手段包括阻止其进入其市场——高盛分析师估计此举可能会使苹果的每股收益减少近30%。”这也是美国公司害怕中国限制稀土出口,以及特别担心中国公布的将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对其财务状况造成损害的原因之一。

这些具体的例子清楚地表明,尽管特朗普政府声称,其政策可能开始会给美国经济带来痛苦,但能限制这种损失。讽刺的是,事实正好相反。因此,中国要想打赢贸易战,就得给美国经济造成痛苦,痛到让想要连任的特朗普难以招架。

制造这种痛苦是可能的,决定性的原因在于,虽然与美国消费者、农民和盟友有关的数额听起来很大,但实际上特朗普政府还是可以搞定的,比如给美国农民的160亿美元的补贴。然而,贸易战给美国金融市场造成的潜在影响之大,连6000亿美元的世界经济损失与之相比都算是个小数字。全球经济一年损失6000亿美元,低于美国金融市场单日可能损失的数额,而160亿美元的损失可能在几秒钟内发生。由于美国金融市场规模庞大,特朗普政府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控制超过30万亿美元的美国股票市场或160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因此,美国金融市场大幅下跌给美国带来的痛苦,在某种程度上严重危害特朗普政府稳定。

对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所有三个时间框架的分析,可能需要单独写三篇文章或者一篇长文。由于篇幅有限,这里暂不作详细分析,下文将仅就这其中最迫在眉睫且影响最大的首要问题——中美贸易战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进行分析。

在美国,总统无法控制金融市场

本文开头引用的约翰·奥瑟斯的直白分析,准确地反映了一个美国总统在国内经济中所实际扮演的角色——这与中国普遍的看法不同。与中国相反,在美国政府体制下,总统对最有效的经济杠杆几乎没有直接控制权——美国没有大型国有经济部门可由总统指挥以增加经济的活力,联邦预算由国会而不是总统决定,根据美国法律利率是由美联储而非总统控制。

引起奥瑟斯注意的是,中国自己就是贸易战中的新要素,这也是美国总统无法控制的。事实充分证明,现在中国的言论和行动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非常大,具体例子见下文。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清楚地用数字描述了这一点:“星期一(5月13日),中国宣布对美国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随后美国威胁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些动作被认为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超过600点、跌幅约为2.4%的主要原因。由于美股的总市值约为30万亿美元,这一跌幅代表美股损失7000多亿美元。

中国宣布对美国600亿商品加征关税,道琼斯工业股指应声下跌(图片来源: IC photo)

中国宣布对美国600亿商品加征关税,道琼斯工业股指应声下跌(图片来源: IC photo)

中国针对特朗普的举动,将美商品关税从10%提高到25%,直接导致美国股东损失7000亿美元。为举例说明这一直接影响,奥瑟斯指出,当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加征关税后的一周内,中国并未做出反应时,美股没有明显波动,而当中国宣布反制措施后,美国股市瞬间做出反应:“公平地说,华尔街没有预料到中国会对美国加征中国商品关税进行报复。上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宣布对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的负面反应出人意料地缓和下来。周一,在中国在美国投市开盘前公布反制措施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跌幅超过了上周的水平。”

奥瑟斯认为,中国的应对技巧日益娴熟,他同时指出此举对美国市场造成的影响:“问题在于,中国越来越知道如何应对。中国知道,攻击美国总统的弱点,在于摧毁道琼斯指数。因此,其不仅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作为报复,而且特意在中国夜间、临近美国股市开盘前宣布反制措施,以达到报复的最大效果。”

如上文所述,美国股市单日损失7000亿美元,超过了贸易战带给全球经济一年的预期损失,是特朗普对美国农民160亿美元补贴的40多倍。但即便如此,与中国的经济反制措施给美国金融市场带来的损失相比,这个数字也很小。正如奥瑟斯所说:“过去五年,最令美国市场恐惧的事件是中国人民币在2015年突然贬值。”

人民币贬值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从2015年8月10日至8月24日的仅仅14天间,人民币汇率下跌3.0%。8月25日,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随之下跌11.2%。根据当前美国股市市值衡量,这相当于美股损失3.8万亿美元,是中美贸易战带给全球经济一年预期损失总额的6倍,是特朗普对农民补贴金额的200多倍。

上述数据并非是向中国建议任何具体的行动方案。笔者深知,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和制作经济政策时,中国必须考虑诸多因素。一些关键信息只有参与谈判的人才知道。此外,中国不仅必须考虑到制定的政策对中国国内的影响,而且还要考虑到它们对美国的影响。但这些数据表明,中国采取的行动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极为深远,因此特朗普政府对此非常敏感。相关的金融数据清楚地解释了为什么这种影响比关税对农民和消费者的影响来得更快更大。

特朗普的真正目标是“双输”

鉴定中国可能给美国金融市场和美国经济造成多大程度的痛苦至关重要,因为事实上,特朗普的关税政策的目的并非为了改善美国自身的现状。彭博社专栏作家诺亚·史密斯(Noah Smith)在题为《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残酷逻辑:可能并不是以美国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中,精辟准确地总结了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目标。正如王文指出,除了买办在为中国向美国道歉外,特朗普政策的这一逻辑在中国现已广为人知。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必要引述一下彭博社的分析,以下这段话从美国视角极为贴切地总结了特朗普政府的逻辑:

“贸易战使美国付出了代价。经济学家的数据证明,关税的实际负担主要落在了美国消费者身上。换句话说,消费者为进口商品支付的价格上升了……生产资料和中间产品价格增加提高了美国制造商的开支,降低了他们的竞争力。与此同时,中国的报复伤害了美国农民……因此,随着损失的增加,似乎没有理由继续进行贸易战。然而,特朗普却在变本加厉。那么,原因何在?

如果特朗普想延缓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崛起速度,贸易战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手段。如果对美国的伤害是适度的,而中国付出的代价是严重和持久的,特朗普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前一种损失可以接受。基于这种逻辑,‘地缘政治而非美国利益最大化至上’是总统的真正目标。”

换言之,正如在农业补贴方面已经表明的那样,特朗普政府并不认为,关税和其他针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形式有利于美国经济繁荣,相反它们会造成经济损失。但为了推行保守主义政策,阻止中国实现繁荣和民族复兴,特朗普还是决定宁愿让美国民众和企业遭受痛苦。但这项政策要求“对美国的伤害是适度的”。问题在于,加征关税越多,尤其是如果中国采取报复行动,那么不仅对美国金融市场,对美国消费者(即美国选民)的伤害就越大。

奥瑟斯指出:“与此同时,未来美国仍然可以加征更多关税,但目前为止其选择攻击的商品在很大程度上都不是受消费者重视的。任何进一步的关税转嫁到消费品中,价格上涨就将是显而易见和痛苦的,甚至可能再次推高利率。”正如已经指出的那样,这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可能比关税的直接影响严重得多。

一旦了解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目标,就会明白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不在于改善美国经济或提高美国民众的经济地位,以及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为什么不会因为中国让步或寻求双赢而停止。中国一些势力声称,只要中国向美国让步或求饶,那么特朗普政府就将会停止攻击国,这有悖于事实。相反,这样的政策将导致特朗普政府变本加厉。这源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是为美国寻求双赢,而是创造双输的目标——只要美国遭受的经济损失只要是“适度的”就行。特朗普政府的这种立场逻辑意味着,任何中国地位的削弱、任何美国痛苦的减轻,都会加剧特朗普政府的具侵略性,而不减少。

(来源:Admin5)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东合世界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东合世界,转载请必须注明中东合世界,http://www.dhm.red。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中国军队2019:强军兴军再出发

中国军队2019:强军兴军再出发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